email

新闻

巴别塔的伊塔玛

我对上帝说西班牙语,对女人说意大利语,对男人说法语,对马说德语 (*)

来自格利维采的公司几乎所有语言的文本都翻译,与来自世界各地的700多名译者合作。

20世纪90年代末,马切伊·格鲁贝尔(Maciej Grubel)从事营销、广告和网站设计工作,他可能从未想过,在短短几年内将成为此行业的最大参与者之一,当时他对此毫无经验。

– 事实证明,我们的客户也在寻找与网络服务没有直接联系的翻译 – 马切伊先生回忆说。- 因此,我不得不寻找翻译员,并一步步地在2002年在格里维兹成立了伊塔玛公司。当波兰电信公司推出 “晚上和周末免费 “方案时,我用电脑向全国各地的不同公司发送了10万份的报价传真,实在是一大突破,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不断接到来电…

据说好名称是成功的一半,经济史上有很多成为销售推动力的名称和有效阻碍销售的名称。伊塔玛听起来不错,但这家位于格利维采公司的客户可能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人知道该名称来自《旧约》中的人物,即亚伦的司祭儿子,监督会幕的建造,即装饰性的帐篷,在耶路撒冷圣殿建成之前,约柜就存放在此便携的圣殿中。

该守护人对我们极有助益,因为客户、订单与年俱增;收入和利润都在增长。对于不熟悉该行业具体情况的人来说,这情况可能很奇怪,因为我们社会中越来越多的人讲外语,特别是英语。

– 互联网和全球化驱使我们专业化地使用外语,这涉及法律规定、合同内容、产品说明或外国技术等,而此方面只能由专业人员完成,而且该过程将更强化 – 马切伊·格鲁贝尔如此认为。

如今,伊塔玛是国内该领域最好和最大的公司之一。在与公司合作的近700名翻译人员(其中多人来自其他国家)协助下,客户可以获得约50种语言的译文。但是,正如业主所保证的那样,如果真有需要翻译成或翻译自非常罕见的语言,他也能够找到合适的专业人士。到目前为止,从未出现过公司无法履行订单的情况。

尽管伊塔玛主要与国内外大公司合作,但从一开始就接受了这样的原则:客户无好坏之分,所有的翻译,即使是来自私人的最小件翻译案都接受。

像时间一样古老的职业

很难说译员这个职业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可以确定的是早在国家建立前,穿越亚洲和非洲荒野的商人们就开始这样做了。埃及法老有专业的翻译(可能早在五千年前),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公元前550-330年)的统治者有一批熟知地中海、中东和印度语言的官员,古罗马帝国政府中有熟知在帝国及其邻国居住的所有民族语言的翻译员为其服务。

随着时间推移,翻译的方法也产生变化,不再是 “逐字翻译”,而是采用了 “语意翻译 “的原则,正如圣杰罗姆曾指出的那样。18世纪时的伏尔泰写道。”翻译就像女人,忠实的不漂亮,漂亮的不忠实”。

随着大帝国的崛起,一些语言变得普及和重要,甚至可将其称为全球性语言,先是埃及语,然后是希腊语、拉丁语、阿拉伯语、意大利语、法语,最后则是英语,现在全世界有15亿人使用英语(普通话则少5亿)。但最罕见的语言是雅干语,百年前还有几千名来自火地群岛的印第安人讲这种语言,如今只剩93岁的克里斯蒂娜·卡尔德隆(Cristina Calderon)会说此语言。

世界上有超过6000种语言,其中2400种以上面临灭绝的威胁。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军队利用了纳瓦霍印第安人,因为其语言无法为日本人破译。

在有1800名译员工作的欧盟机构中有24种官方语言,其中包括波兰语在内。联合国的官方语言是英语、阿拉伯语、中文、法语、西班牙语和俄语。

麦锡尼和特洛伊的发现者亨利·施莱曼是名考古家和企业家,他精通18种语言,包括波兰语在哪。他开发了使他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就能学会另一种语言的方法,然而这与掌握59种语言的黎巴嫩人扎伊德·法扎赫相比,算不了什么,但他与施莱曼不同,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也没有赚取数百万美元。

英语的日益普及似乎是人类永恒梦想的实现,即回到巴别塔建造之前的时代,根据圣经说法,那时所有人都说同一语言。然而,这也有不利的后果,像在荷兰有92%的人能讲流利英语,越来越少人愿意学习母语荷兰语。

但在英语取代其他语言之前,翻译行业将在未来多年内继续增长,其全球市场的价值已经超过每年500亿美元,其中美国和中国占了近一半。波兰的翻译市场价值近3亿美元,并且一直在增长中。

从普及的外语翻译成另一同样知名语言(英语、法语、德语、俄语)的一般翻译费用为每页38兹罗提(加增值税)。如果是较不普及的语言(丹麦语、塞尔维亚语、荷兰语),价格可能上升至65兹罗提。

认证翻译(由宣誓译员进行)的价格略高,从英语翻译成波兰语的一页文本需要60兹罗提,然而从立陶宛语翻译成瑞典语每页需多付30兹罗提。从波兰语翻译成英语或德语的出生证明简本认证费用为50兹罗提,就业证明为145兹罗提。公司未提供较不普及语言的价格,可想而知的是肯定更高。

信封中的现金

我公司专门从事技术或科学等复杂文本的翻译工作,曾经翻译过与由世界银行资助的奥得河下游防洪设施建设有关的文件。该订单的费用远超过50万兹罗提。

有时会有非典型的订单出现,例如从卢森堡的办事处委托翻译中国的星座应用程序,并由捷克公司试用。

如今我们有一半收入来自国外,主要是欧盟国家、俄罗斯和中国。

  • 在我们刚开始与中国公司合作时,他们以现金支付,钱装信封内寄出,然而绝对按时付款 – 老板笑道。- 该庆幸的是,现今我们处于完全不同的阶段。

除了为固定客户提供一般翻译外,我公司还提供口译服务,也提供校对、计算机制图、广告的录制和印刷等服务。

年收入正慢慢接近1000万兹罗提,数个百分点的利润足以用于发展、使用新技术和优化成本。

格鲁贝尔总裁以乐观态度展望未来:

  • 有人可能认为,各种在线翻译的日益普及将使翻译公司面临问题,没有比这更错误的想法了,人工智能技术的广泛使用正好为我们的行业带来新机会。

克什斯托夫·托马舍夫斯基(Krzysztof Tomaszewski)

(*) 查理五世皇帝

Marcin

作者:

Marcin Hatko

11.05.2022